F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知道什麼植物能吃、什麼不能吃?我是說,如果植物被採下來的時候會痛苦的話,或是還沒有準備好要被吃掉,我們可以怎麼選擇,或是怎麼分辨?

筆者:舉個例子,例如動物,我們會發現在相同的品種之下,雖然承襲特有的生物習性,但是仍然發展出各自獨特的個性,植物也是,在相同的品種當中,有些仍然傾向於懼怕疼痛,有些則耐痛,因為每一株植物的感受性不同,更細微的分辨,是逐一性的針對每一株物種進行判定,但是,您想這麼做嗎?

F所以,也就是說………

筆者:嗯。

就像是同一對父母所產下的後代,雖然保留了家族傳承,也仍然各自發展出獨立性的特質、原則及生存能力。探討純植物性飲食是否建立在和平之下,最終極的作法,真的就只能是讓果實自動掉落後再食用了,但並非提倡極端,如果能完全實踐,恐怕連呼吸也得放棄,生物在呼吸之間,便已經殺死了無數的微生物群,實踐和平的生活方式,首要取決在對於生命的意圖及心態,因此,動物與植物之間建立起共生互惠的環境。

幼蟲佔據花圃,吃掉了嫩葉,摧殘了整座花園,並且開始得寸進尺的寄居在枝葉上作繭自縛,眼見被啃爛的枝葉因為無法再進行光合作用而面臨死亡的威脅,但是,當春天來臨,幼蟲蛻變為美麗的蝴蝶,枝葉開始重新生長、開花,蝴蝶便為其傳授花粉,生命因此得已生生不息生命的張力,在相互依存之間竟是如此平衡的不可思議

之所以在飲食當中抱持感恩,是基於無可奈何或是在未知的情形之下造成物種的傷害,只能折衷選擇。對於食物的慾望,調味料所帶出的吸引力是主要原因,但是,強迫壓仰對於食物的口腹之慾,恐怕只會在忍不住之後進食得更多,最佳的方案,是自然而然、逐步漸進的調整

許多朋友的臨床經驗證實,日光療癒的初期便已經能夠輕而易舉的減少飲食,因為:「不會想吃」,印證者當中包括飲食行為障礙的患者 (暴食症)在改善飲食行為後,甚至得以在短短的數個月之間便自然而然的採行斷食,這是非常具有說服力的案例

個體各自發展意識的進化,雖說階段性的過程自有階段性的考量與訴求,如果有心願意嘗試更細微的愛心飲食,筆者仍然推崇日光療癒,期盼光世代中的先趨者,以身教的實證帶領世界邁向更高貴愛心的飲食生活,感謝大家的奉獻

 

 

* 鸚鵡笑聲像巫婆 網友聽到毛骨悚然

Volkswagen Levitating Car

Architecture For A Hot Planet: The Maldives’ Floating Hotel

養生夯農業科系展新生機

開心瘋人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筆者 的頭像
筆者

遇見造化

筆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