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公開,是因為第三回合的參訪,上路之前,筆者即感到煩燥不安、身心難耐,儘管已經盡量調適平靜,這氛圍波動的暫時影響,也真夠讓人不敢想像!

孩提時期,阿嬤買了幾尾泥鰍準備活宰,這是為了幫家人治病的小道偏方,也是家裡的第一次活祭,祭五臟廟,筆者當時還搞不清楚廚房裡在忙什麼,便進去湊熱鬧,水槽裡的磨刀就緒,瓦斯爐上的滾水沸騰,地上,一臉盆垂死掙扎的泥鰍,筆者感到玩味,興致油然而生,想著,能把牠們養下來多好!

人類天真的赤子之心是,見到動物的第一眼,並不將之視為食物,因為尚未被社會洗腦的心靈,並沒有動物是人類食物的觀念,觀念是在成長過程被引導的,並非人類的本性,這是每個人的童年都該有的純真,是真理闡揚回歸天國的單純品質,是經過現實的洗湅後,需要重新尋回的自己。

堆疊在臉盆底層的泥鰍已經奄奄一息,金字塔頂端的那隻,猙獰的目視筆者,這道目光嚇壞了筆者,貫穿強烈的意念:「我恨妳!」當下讓筆者害怕到幾乎癱軟,落荒而逃的奔離廚房驚魂未甫之際,又擔心著牠們,便戰戰競競地進入廚房,臉盆中的眼神,再度讓筆者頓時潰堤,從來沒有被這麼怨恨的眼神投射,像是要狠狠的記住筆者這張臉,這張殺人兇手的臉。

生命知道自己即將終結,而且死於非命,而且,是在意識清醒之下被千刀萬剮再丟入滾燙的水裡,筆者知道自己無能為力改變這場命運,誰會相信一個8歲小孩的言論?又從何解釋「我恨妳」?只能毫無勝算而虛脫地以微弱的聲音勸止:「不要吃魚。」卻被阿嬤犀利的責,意料之中,筆者再次奪門而出,那苟言殘喘、勢必撐到最後一口氣的泥鰍,也怨恨著筆者的懦弱。

再見面,已是盤中飧,筆者清晰的感受到泥鰍的意識尚未脫離魚身,害怕的不敢多看一眼,被家人逼著吃下,這就像是集中營的戰俘被逼著吃下同伴一樣,只是換上另一種人肉,像是在已經淌血的胸口上撒鹽,像是被精神暴力所凌虐對於生命認知的混淆吞噬了筆者,天崩地裂的思維失衡的一片空白,於是就算與家人到現場宰殺的市集裡,筆者也充耳不聞,企圖逃避一切,這一切,皆來自於無能為力。

三年前,一位與生俱來能解讀動物語言的妙齡少女現身前來,從小因為生活在屠宰場附近,每當夜深人靜,總在凌晨時分被屠宰場中的淒厲哀嚎聲驚醒,幼小的心靈承受著極大的悲慟與恐懼,家人對於少女的天賦能力嗤之以鼻,總逼著吃肉,少女再也無法面對令人心生畏懼的飯桌,終於離家出走,但也從此漠視所有動物的聲音,強迫自己關閉這扇天窗,無論筆者如何懇切的請求,少女再也承受不起內心的痛楚,終究還是選擇了逃避,逃避所有一切,甚至食肉,如同筆者逃避自己,刻意關閉、視而不見、甚至抗拒接受命運。

筆者沒有埋怨家人,只是無法抹滅記憶中的陰影,再次回到案發當下身歷其境,掀起心中一陣波瀾,能理解筆者與少女的心境嗎?動物的感知更甚於人類,也就是說,動物所承受的痛苦是人類知覺的倍數以上,這是何等的生不如死。

光,開啟了通道,將筆者護送至此,光線就只停留在筆者的後上方,因為業力的屏障,讓光線無法再滲透下去。幽暗的建築物內部以及走道,讓人有些不自在;迎面而來的一位陽上人,正被其它三、四位靈界執事帶領參觀管轄處,筆者揣測,大概是要讓這名東方女子回到人間公開的吧!這些靈界執事專門接待陽上人,是份內的職責之一,筆者此時正位於領事處上方,靜待這名女子行程結束之後的下一步動作。

女子見領事處的左側通道,便好奇詢問:「那裏是什麼地方?」執事們與筆者順著女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原來是這裡!執事示意:「那裏不能進去,我們往這邊走。」一行「人」繼續往前,直到離開筆者的視線範圍。女子回人間的時刻已到,看來這名女子應該是沒有察覺到上方,筆者空降至地面,二位靈界執事便跟上前來,一位尾隨在左後方,一位在筆者的右前方,向領事處左側通道的出入口處通報,安排筆者入內。

這裡的鐵欄栅門深鎖,幾乎從不開放,門禁森嚴,但為了成員工作進出的便利性而開啟側門,筆者入境隨俗;陽上人參訪,必須要有工作成員隨扈在側,以免誤闖禁區。

筆者被帶領到工作區域,成員進進出出正在準備餐點,就像是為囚犯準備的牢飯,這裡並非受刑處,而是等待投生的暫時佝留所,活動空間被限制僅在園區當中。

筆者意指窗外厚實而灰暗、沒有任何對外窗口及門的建築體:那裡是做什麼的?

工作成員順勢看了一眼,再低頭工作:地獄。

筆者: 那 …… 你為什麼選擇在這裡工作?

工作成員:這是能為他們  (等待投生者)  盡的一點心意。

工作成員的背景,多數是生前為人時,雖沒有犯下大過,生存的目的卻只為自己而活,莫視他人的需要,因此福報靈糧不斷流失,最終失去投生的資格,並且必須依據福報靈糧以及彌補的意願,只能分配至此奉獻。

刑責結業後,需要再分批投生以償還業力,基於意識的級別與生前功過,往生後各自有不同的投生處。不是所有的生命意識都在這裡進行投生的流程,意識等級自然會相應所屬的世界,高等愛心公民的生命意識體將由其衪宇宙高等降生系統進入投生程序

知道這裡是什麼地獄嗎?販賣肉食與殺業的地獄,包括民間合法化的槍械交易,這部份牽涉的是共業,只要買主構成殺戮行為,賣方便成立間接殺生。地獄是公平的,必先讓當事者接受自我審判,審判過程揭露行為令當事者無所遁形之後再進行仲裁;面對自我審判的當事者已不具人形,簡單的說,長得像餓鬼,面目已佈滿恐佈的神情。這些魂魄在刑責結業之後,還必須投生至畜牲道以消化業力。販賣肉食與殺業對於自然生態造成長期性的破壞,帶動氣候變遷的連鎖效應,所牽涉的層面已經關乎到星球體存亡的危機,茲事體大,不得通融。(請參閱內文:深海文明為此而來())

筆者認為,諸多受刑者最初始於受到似是而非的觀念誘導,以及利益的誘因而鑄下無法挽回的局面,這也正是負面力量的手段。對應因果物質界的局勢,煉獄的刑責也做了配套措施,所以,需要描述煉獄受刑的實錄嗎

 

 

養蜂與釀蜜:素食者不宜食用蜂蜜!

台灣牛宰前遭殘忍灌水 動保團體籲拒吃

任人宰割!上億動物慘遭虐待實驗 生命被視為垃圾?!

婊誌

Vegan Kombat ()

Vegan Kombat ()

*• vegan quotes •*

【把愛傳出去】Love

從農場到冰箱(肉類生產背後的真相)

How is a fur-التوپوستچگونهتولیدمیشود؟coat made

CCTV for ALL Slaughterhouses

Vegan Info

小狗繁殖場:狗兒悲慘的命運的開始

火線上的鴨子 

藉美麗之名的謀殺惡行

圈養海豚笑容背後的絕望

食物背後的真相:魚悲慘的命運

在血泊中鼓翅:火雞請求饒命

造成苦難的時節:被宰殺為食的動物道不盡的痛苦 

東南亞可憎的狗肉交易   

喝牛奶是謀殺母牛及小牛

工廠養殖雞無比悲慘的命運

澳洲的活體動物貿易:野蠻的交易  

動物自由權網路組織:揭開鐵幕:剖析皮草業

抵制皮草:終止折磨動物的皮草業

揭發野蠻的貓肉與狗肉交易市場

母豬絕望無助的一生

患口蹄疫動物被活埋的恐怖做法

集約養殖場裡動物痛苦的呼救

終止可恥的動物實驗  

充滿血腥、暴力而且喪盡天良的動物實驗  

虐待馬兒:殘酷地對待無私奉獻的動物 

賽馬的悲慘下場  

終生監禁:被囚禁的哺乳類海洋動物

兔毛皮草下兔子的哀嚎 

迎合中國美妝重啟動物實

國際動物保護者協會影片:《停止馬戲團動物受苦》

Go Vegan 吃全素吧!動物好可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筆者 的頭像
筆者

遇見造化

筆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好!有一點我比較困惑的是上帝的B計畫,不是說 所有地球眾生不論如何作惡多端,都不會下地獄,都會上天堂嗎?而且這個計畫已經成功了,所以現在繼續執迷不悟殺生者,是會下地獄還是上天堂呢? 能否麻煩您解答我的困惑呢?因為我感覺那個計畫,是不是會讓做惡者會加有恃無恐.....可是我又相信上帝絕對沒錯,所以好迷惑,想不通.....
  • 您好
    上帝的B計劃對於地球生靈提供了救贖的恩典,但並非指肉體生命終結便立刻接引晉昇,這點,上帝並沒有說死。
    以筆者所理解的情況是:永遠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會上天堂,但尚未學習完成的部份仍然需要學習,之後再晉昇。對於重大行為的受刑者,當業期滿便可離開,但還是必須先接受特殊教育。
    這是目前的看法,世界的局勢瞬息萬變,未來仍然有轉變,我們就靜觀其變吧!相信會有令人期待的發展。
    與您分享淺見。

    筆者 於 2012/01/05 11:19 回覆

  • 您好
  • 小時候也有和您一樣的經歷,爺爺家是農家,有一次見到親戚在宰雞,他正在拔雞的毛,雞原本羽毛豐滿但是那隻雞完全被拔除羽毛露出脆弱的雞皮而那隻雞完全還是親醒的,當時我和姊姊是帶著好奇的眼光注視那隻雞,但是當掃到雞的眼睛時,他是用滿滿哀恨的眼神,那時我心裡想要救他但是被自己的懦弱制止了,這個經驗也是令我良久未能平復,還有每次回鄉下有時遇到的豬舍宰豬哀嚎聲也是令人心痛和驚悚要是真的看到那些畫面不知道會不會心痛萬分...但有時因為覺得自己無能為力..所以會感到麻木.人常常會因為自己平時未見到那些景象而覺得吃肉是件天經地義在稀鬆平常不過的事,但往往背後是多麼令人髮指和恐怖的事情,現在我並不喜歡因為想配合別人吃肉而壓抑自己說:我不喜歡這樣 希望自己能擁有更多勇氣
  • 難為您了,但筆者支持您為生命堅持的勇氣,也謝謝您分享的經歷,這很重要。
    人類不是沒有側隱之心,只是迴避了良知的不安,之所以迴避,是因為心裡有數,可不是?
    如果人類會因此感到心痛或選擇迴避,就表示事情本身是違反自然定律的,人類的本性在於初生之時最接近神性,所以幼童容易親近動物,這也說明,順應自然定律才能和諧。

    筆者 於 2012/01/05 21:01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您好
    昨天在素易討論區看到有一村民在徵稿;他本身熟悉繪畫,想透過自己的專長在推廣素食上盡一點心力。
    但他在題材上沒靈感,我想您本身有遊歷過地獄,見證過殺業販售肉食的果報;我認為這是個好題材,若將您的這些經歷繪製下來應該會有警示的作用。

  • 您好
    已經有人這麼做過了,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一位韓國女性朋友的紀實,如果您有需要,可在 YouTube 上搜尋。

    筆者 於 2014/09/01 2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