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長白山   (太白山)   的轉生個案群。

 

Em:妳現在講的這些,我的畫面就都又回來了。

筆者:記得?

Em:嗯。

筆者:那位手拿塵拂的老翁站在這裡,下面是懸崖峭壁,那隻白龍在老翁前面這裡,飛行在懸崖峭壁和老翁之間,旁邊這裡是石階。

Em:對。

筆者:觀音亭  ………

Em:對,那裡有一個觀音亭,是在路邊,就是一個棚子搭起來給人家休息的。

筆者:紫金蓮 ………

Em:對,那個道場跟紫色蓮花有關,是個觀音道場。

筆者:水瓶 ………

Em:在上山的入口處。

Em交互印證的過程,筆者覺得這樣的對話真的很有趣!XD 

 Em:我常常做夢回到這裡。

筆者:

Em:對啊!而且都是在農曆九月十九的時候。

筆者:九月十九是什麼日子?

Em:觀世音菩薩成道紀念日。

筆者:

Em: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夢到回去那裡?

筆者:……… 妳是回去找東西的。

Em:對,我每次夢到回去那裡,都是在翻箱倒櫃,也不知道到底在找什麼?

筆者:所以才老是回去,找了這麼多年還沒找到?

Em:就不知道在找什麼啊!

筆者:都忘記要找什麼了,難怪找不到。

Em:就是每次夢到回去那裡的時候,都會看到那個老翁和那隻白龍,阿他也在看我,我也在看他。

筆者:那裡雲深不知處,下面是萬丈深淵,但是附近還有幾處道觀,修行人還不算少。

Em:對,大殿的後面就有。昨天跟我在一起的,就有人一直重覆講今天是九月初一了,我就在想這件事。

筆者:有一個木盒 ………

Em:有一個木箱子,我每次都會去把它掀開,看不到東西就又蓋上,就是在我房間進來的這裡,這裡是門,木箱子放在這裡

筆者:有一個木盒,外面是用布包起來的,另外還有一本冊子,兩個線索。

這幾天,妳就跟自己說,如果再回去這裡,一定要找到東西,一定要找到。這不是催眠,但同樣是對自己下指令,要篤定,回到夢裡的時候,自己才會清楚。

這件事,妳自己一個人恐怕是辦不到,得祈求觀世音菩薩的幫助,自己要先祈求,向太陽祈求也可以;當事者信仰上的信念、信心,能連結信仰對象的力量。

這是真的,筆者在大約二十年前,也對自己做過相同的事。

二十年前,每隔一段時間   (幾個月或一年多之間不等)   ,筆者在夢中都與   78   位同行者,一路上馬不停蹄的趕路,同行者一律身披黑斗篷,以遮掩迎面而來強勁的風沙,沒有人交談,也沒有人看見其他人的臉,但筆者知道同行者當中有   23   位換過。

者只記得又是一路馬不停蹄的趕回來,黑斗篷的面紗遮掩了迎面而來的強勁風沙,夢醒時,都是在該起床的時間,還能及時將鬧鈴按下,這一路的旅程歸來,奇怪,人不累,精神反而好,中段的過程,記憶被消除,唯一讓筆者保留的印象是:去西藏

那幾年,就這麼往返著,筆者實在納悶極了!最後斬釘截鐵的對著自己說:「再讓我回去,我一定要知道自己到底去了哪裏,在做什麼。」總不能老是這樣不明不白的,怪擔心的。

果真,夢境又再度回到相同的場景,穿過了夜黑風高的沙漠後,來到一座莊嚴華麗的西藏廟,室內一隅,桌上零散著一些被歸類的手工藥草,一位   LAMA   正坐著工作:搓藥丸。

時間點來到了回程的時刻,同行的人都已出門,筆者意識到再不走就來不及返回,時間有點耽誤,卻又覺得時空被允許延長,是為了臨行前,筆者向   LAMA   的請求:「能不能給我這藥?跟我來的朋友有些病痛,我想給他。」筆者似乎與西藏廟裡的   LAMA   混得很熟,甚至還能清楚地描述病情,人類的頭腦意識看來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好啊!這給妳。」西藏的藥材一向珍貴,筆者意識到當中的成份絕無僅有:「謝謝,走了,再見。」   LAMA   向筆者平靜的點頭示意。

又是在穿過夜黑風高的強勁風沙之後醒來,回到床上的自己,坐起身,回神片刻,順手將鬧鈴按下,開始新的一天。

當發現西藏之旅的目的地之後,筆者就再也沒回去了。筆者認為,意識雖處於夢境當中,但仍然是可以配合意願編輯劇情的,相信許多朋友一定也有類似或是相同的經驗接收自我意識的指令後,便能在夢境中完成執行,意志力要堅定,懷疑的振動力容易模糊或混淆指令的意圖。

 

 

 

*   推廣有機蔬菜 2千公斤免費採

動物靈媒Sharon Callahan:以花卉與愛治療

日本農民稻田「種」出巨畫人造麥田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筆者 的頭像
筆者

遇見造化

筆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前陣子看了一本修仙題材的小說,裡面有一修行者的住處就叫雲深不知處。另外一處叫做蓮花塢,修者身穿紫衣。然後就看到這篇了,感覺頗有趣。
  • 就當作是看故事吧!

    筆者 於 2017/01/16 00: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