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有時候跟自己團隊的人工作反而很難,不管是在什麼樣的階級上,大家都視為一律平等,所以意見分岐,各有主張,人難管。

筆者了解這種常態性的人文生態,成長背景在潛移默化之中所建立的人格傾向,因應在社會上所演生出的個人求生法則,團隊環境展現出每個人在不同的社會背景歷練之下,多元價值觀的磨合。

Je:做靈性工作,最大的阻力有時是共事的伙伴,不是說他們不好,其實都明白是為了完成共同的理念,只是有時候很難溝通。

在靈修團體當中,傳統教義派與維新思想派的靈性概念,一直以來都存在著矛盾。

者:妳知道嗎?有些人非常願意付出,希望自己能為地球、為靈性做點什麼,但是他們無能為力,生活重心必須放在負擔家計上,工作累了一整天,睡覺都來不及 了,更別提靈修,日子過得簡直就是來還債,他們能夠照顧好自己的問題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面對能夠獻身靈性工作的人,相較於自己的狀態及能力,他們顯得非常自卑,認為自己是卑微的存在,但是這些行者高貴的心意與奉獻的誠心並沒有比較少。

能為靈性工作是一種福報,真得非常難得,妳很幸運。

Je 妳說的這些,我是真的沒想到!

筆者:這些都是非常隱私的個人感受,發生在妳我周遭,是為了讓妳了解,能為地球服務是何等的榮幸,但是,每個環境都存在著人的問題,去到哪裏都一樣,只是呈現的點面不同,簡單的說,就是慣性的我執互相打仗。

既然是為了共同的理念,相信共事者之間也儘量與彼此的習性妥協,大家能做的也只是儘量、盡力而為。

經有一位大家都不願與之共事的同事,原因在於:散、漫、亂,令人不敢恭維,主管只好與當時的筆者情商,筆者在千百個不願意的情況下,硬著頭皮搭檔湊和,雖然讓其他同事放了一百二十個心,但工作上常出狀況,與這位同事之間的友誼也瀕臨絕裂,筆者已經招架不住,最後只剩下祈禱,期待轉機出現。

「請給我一次機會,讓他明白我並無惡意,只要給我機會,我會付出行動與誠意去證明,我有把握情況會有轉圜的餘地。」沒日沒夜的祈求終於獲得回應,只見造化與對方「談判」(?):「換個方式學習吧!她(筆者)已經受不了了。」造化向對方提出「方案」,對方只是靜靜地聽著,而筆者對於內容不得而知(真的是一場學習,所以才不透露)。

事隔3天,人事處公告,同事因工作疏失而調離原單位,雖然如此,工作上仍然有交接的機會。他總是故作輕鬆,談笑風生,藉以證明並沒有受到懲處的打擊,筆者怎麼會不了解自我防禦機制正在保護自我的尊嚴呢?這是個機會,筆者也藉此以態度證明,沒有人願意發生這種事,不需要這樣。

同事真的體會了筆者的誠意,奇妙的化學效應開始發生:態度逐漸軟化,關係逐漸修正,同事甚至主動提醒工作上的細節,彼此由敵對、冷戰轉為尷尬、平靜………

當再度調回原單位時,彼此的互動已顯著不同,當一方忙時,另一方便主動照顧其它的工作(他真的留意了筆者的工作狀態),以維持進度,這是需要默契的培養。互動由溫和轉為友善,雖然大多時間仍然保持尷尬的緘默,但同事的確改善了自己的工作態度。

筆者非常感謝這段歷程,事件讓筆者有機會相信自己做得到,感謝造化的安排,這是個感動的收場,深刻的烙印在回憶中,每當想起,總是觸動內在深處。

謝謝你幫助我的成長,朋友,因為你,我為戰勝自己而感動。

改變,需要主動付出誠意的勇氣,Je,希望您明白。

  

 

* 小祖母Kiesha Crowther

Dr . Fred Alan Wolf談量子物理學與靈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筆者 的頭像
筆者

遇見造化

筆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