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時期的人類,有著清明的意識,只是基於未發展語言能力而無從表達。在某一階段的時間裡,筆者記得自己大部份處於沉睡狀態,但有時是在閤眼當中保持著清醒的意識。

猶記得自己幾週歲時,尚未能睜眼,筆者的聽覺隨著週邊的動態而反應,但支持不了多久,便又沉沉入睡,這讓筆者聯想到,昏迷狀態也是這樣的,聽覺能正常的接收附近的聲音。

筆者貪戀著奶香味,能因為奶香而在睡眠狀態甦醒,就為了能大口吸吮,有時急了,但無法言語,便亂叫一通!長輩只是哄著,卻不知筆者的需求,真是讓人失望,筆者傷心的哭了!這是普及的生物性反應,人類與動物的求生行為無異。

媽媽帶著筆者到相館拍照,讓筆者坐在籐椅上留影,隨後便走到相機的後方等待。看著愈走愈遠的背影,筆者開始慌了,深怕媽媽走遠,看不見,眼珠子直盯著媽媽,幾乎要淚崩了,於是,相片洗出來時,就變成那樣;相片背面留下媽媽的手書:七個月過25天,人生中的第一張個人照。

筆者喜歡在柔軟的床上活躍地來回爬行,讓腿得以伸展,這讓筆者覺得開心極了!有時爬到媽媽的身上撒嬌,以換得被愛的滿足感。

動物如是,需要愛與被愛,需要同伴及伴侶的情感交流與心靈上的扶持,動物具有的纖細敏銳,其感受性更甚於人類,尤其從小被飼養長成的物種,沒有其它的同伴,飼主就是生命中唯一的照顧者及同伴,能對飼主忠誠無私的付出與感恩,因此動物辨識危險而拯救飼主的故事屢見不鮮,這在社會結構堅實的野生動物世界,其實是不難發現的,動物與人類的天性無異。

人類在嬰兒階段尚未封閉心靈意識溝通的能力,筆者感受到姊姊因為走累了,想讓媽媽抱而拗著脾氣,媽媽一手牽著姊姊,一手吃力的抱著尚未學習行走的筆者,疲憊的喘息,筆者感到椎心的不捨,希望媽媽將筆者放下來,好憩息一會兒,但未發展語言能力,無論如何也表達不出口,內心感到不忍與愧疚,至今仍記憶猶新。

看到吸睛的人事物,筆者會興奮地指認,讓媽媽一起分享筆者的驚奇,媽媽總是擔待著筆者,也不知她到底是否意會?留意家人日常生活上的舉止小動作,也成為日復一日的常態慣性,例如:抓取。

筆者總是學不會,究竟該如何將積木一手遮天似的抓在手上?事實上,就連將手掌撐開,對筆者而言都是困難的,笨拙的行動力總是屢屢受挫,懊惱了,甚至高聲尖叫,這是筆者的吶喊,為了宣洩,家人卻誤以為筆者玩的正盡興。

稍長,媽媽牽著剛學習行走的筆者散步,儘管從容不迫,對筆者而言卻是舉步維艱,周遭的一切是如此的新奇,忙著探索的同時,還得跟上媽媽的腳步,好累!多希望能停下來………

嬰兒怎麼會不懂呢?意識清明地感知、感受、識別及樂意分享,心智與成人無異,同理可證,動物朋友何以能理解人類的思緒反應,因而將心比心、感同深受,心靈溝通原是生物的本能,超越不同物種之間的語言範疇,如同松果體。

人類卓越的潛能,不曾因文明幾經波折的汰換而消失,只需要再度被喚起,沉睡中的獅子便能開始甦醒,重新記憶自己真正的身份與存在的理由。

 

 

* Presented by Andie’s Isle

寵物純素食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筆者 的頭像
筆者

遇見造化

筆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